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六。四

還記得那年在學校的中史課讀到近代史的一節,同學們紛紛詢問為何沒有提及「八九民運」,印象中老師的解釋大概是事情過去沒有多久,要再過若干年後才會修訂在教科書內,當時班內的同學包括海豚兒也默默點頭,期待這天的出現。現在回想起來也不曉得是老師天真還是學生們傻,竟然有這份“期盼”。

寫下這篇只為四個不會、不敢、亦不可能忘記的字:

母忘六四


又,六四那段日子,海豚兒父親已身在廣西工作,那時候,大陸新聞媒體對此事是隻字不提,他和其他港人同事全都是從每晚和居港家屬談長途電話才得知這方面的消息,海豚兒還依稀記得媽媽拿著電話筒給爸爸讀報的片段。

又又,海豚兒家姐亦可算是因「六四」而受惠。居美親戚因著此事提出先把年紀較大的海豚兒家姐“弄”到美國居住,一個多月後,海豚兒家姐就展開了美國生活的新一頁,而送機當日亦成為海豚兒一家四口最後一次相聚的一天。「六四」對海豚兒亦多了一點說不出的感慨。

11 則留言:

  1. 我幾年前的租客,都說從未聽過 64 這回事。 她年齡跟我一樣,在上海是大學生。 佢真係唔知,還是唔夠膽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係64發生後頭幾年,我會估佢唔知唔出奇,但相隔多年後,人又已經出國,唔知嘅機會真係微啲,我爸嘅老婆同佢個女都係大陸土生土長,都知道64呢件事。

      刪除
  2. 雖然我無參加集會,但昨晚都有玉仔討論此事,除了感慨,都係感慨!

    回覆刪除
    回覆
    1. 除咗感慨亦都一年比一年心痛,相信妳有下一代嘅,所思所想同擔心嘅,絕對唔會比我呢啲「外國勢力」少。

      刪除
  3. 而家有人spin a story: 個啲係暴徒, 所以要鎮壓啦, 仲要講可以換多繁榮安定
    另一方面, 就想漂白67暴動, 睇番個時周圍菠蘿, 仲炸死咁多人, 就係為民族大義
    龍門任我擺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睇見班友仔擺booth啲大字句都已經夠忟憎,仲要好似好理直氣壯咁同市民嘈,講到中央當年有幾逼於無奈咁,我上星期睇報導,差啲以為有病嗰個係自己,精神錯亂成咁,唉!

      刪除
  4. 那震撼而心酸的場面永世難忘!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記得那年學校結業禮長刊封面也寫著一些悼念六四的字句,可惜我嗰本已經無咗。

      刪除
  5. 我今年無去晚會,下年三十週年應該會去。

    好在我屋企都係正常人,依家嘅第三代全部八九後出世,都知道及明白呢件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下年。。。我都好想去,但一日未成功訂機票,我都唔敢諗/講太多。

      屋企人嘅教導、尤其係身教真係好重要,近年眼見政府嘅洗腦教育真係越來越過份,就算無國教呢科,一樣喺其他科目入手,今時今日做家長更加唔可以「掉以輕心」。^^”

      刪除
  6. 而送機當日亦成為海豚兒一家四口最後一次相聚的一天。<--- sorry for the pain :(

    回覆刪除